首页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下章
第16章
  “阿sir,你可要帮我,我只是照老大意思做的。”苏提出笑容。苏提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谭知扬,可是,他不得不暂时压抑自己的兴奋,他确实激动不已,如果把谭浩枫送进监狱,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BILL走到谭浩枫的门口,敲了一下门。谭浩枫在里面应声让他进去。BILL走了进去,微抬眼睛叫了一声“老大。”谭浩枫眼睛里布血丝,可见一夜没睡。

 他抬眼看了一眼BILL。BILL暂时没有说话,谭浩枫压抑不住说“谭知扬这个家伙,给我扮猪吃老虎!你不是说他失忆了么?他什么都没忘!都他妈的是装的!”BILL低头说:“看来,他买通了医生。”

 “他哪里来得钱?!”“这个…大哥,我想,对于你把他赶出谭家,他可能早有准备。要不就是,他也像您这样,虽然在谭氏工作,但是慢慢将资金转到自己户头里。

 大哥您也不用太生气,这段时间,我们已经把谭氏掏的七七八八了,那些老家伙一直以为您的做生意的方式有问题,实际上,完全不知道您已经在为将来打算了。

 所以,这步棋,您也不算输给谭知扬。就算他再做回谭氏企业的龙头,也不过是个空架子,就算他是商界神童,也要从头开始啊。大哥您这段时间,把他整跨的机会还不多么!”

 谭浩枫听着BILL头头是道的讲述,慢慢出笑容。“BILL你这个小子果然精明啊。”

 BILL看他一眼。心道,纵使自己为你做了再多,你还不是一分好处都没给我!“不过…BILL说,老大,我们的隐患不是谭氏,而是…”

 谭浩枫一摆手“那有什么隐患!一个被送去了台湾,一个在前些日子被车撞死了。除非你说,否则谁知道我谭浩枫指使人去撞死谭知扬和毒杀何方申?”“大哥,我听说…”

 “什么?”谭浩枫紧张起来。“阿帆他从台湾跑回来了,而且…”“他妈的把话给我一次说干净!”“苏提去见过他。”

 “他妈的!”谭浩枫又惊又怒“给我做掉他!”“大哥,这个时候,做掉他,会不会太冒险了?他已经和警察接触,如果这个时候出事,死掉还好,死不掉的话,那是大问题!”

 “依你的意思?”“不如给他一笔钱,把他和他老婆一起送走,那样,才是一绝后患。”谭浩枫的脑筋在疯狂旋转,布血丝的眼睛,可怕起来。他将拳头锤向桌面“好,先送他走。只怪当初没有一并干掉他。等风声过去,把他们一起都给我干掉!”

 从谭浩枫的屋里出来的时候,BILL出了一身冷汗。走上那个屋顶,果然看见谭知扬姿态优雅地坐着。BILL走了过去。谭知扬回头对他一笑。

 “谭氏已经是个空壳,你抢回来干吗?”谭知扬说:“就算是个壳,也应该姓谭。还有,我要让他开始抓狂。他输掉的不是谭氏,而是,心态。”

 “听说你…DNA是…”BILL有种幸灾乐祸的心态,这个人买通了他,让他觉得抬不起头,他要让这种幸灾乐祸扳回一些不

 “那有什么?”谭知扬不以为然地笑“我布的局,他跳进来,就是这么简单。”布局么?BILL仔细地看着谭知扬,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可是,就像烂了的苹果,再怎样,也能从表面看到一点霾。

 “东西呢?”谭知扬伸出手。BILL将一个录音笔递过去。谭知扬摆了一下,里面传出一个声音“…除非你说,否则谁知道我谭浩枫指使人去撞死谭知扬和毒杀何方申?…”满意地关掉那个键。谭知扬说“干得不错。

 谭浩枫也相当配合。”“没有我的事了吧?”BILL说着要走。“跟他说,阿帆要亲自见他。”“什么!不可能,他不可能见!再说,我们的易已经结束了。”

 “可能的…”谭知扬站起来“明天你查一下银行户头,看到那里又有20万首期的时候,就什么都可能了。”他优雅地对着BILL笑。“再见吧,bill。”然后走了出去。

 回到天台的时候,远远就听到苏提的笑声“喂烧卖,我们兄弟在这里庆贺一下,虽然不能让小谭知道,不过,你要陪着我高兴啊!”“知道了知道了,谁不知道你高兴啊,行了行了,放手,你笑归笑,别跟我这儿玩儿啊!”烧卖估计是在强力摆他。谭知扬笑起来跑进去,苏提一看到他就笑嘻嘻地说“今天我们吃火锅,不醉不归!”“你本来就是不归啊。”

 烧卖揶揄他。谭知扬笑着说“我去买啤酒。”苏提凑上来揽着他的肩膀,亲昵说“我跟你去。”

 “干吗这么高兴?”谭知扬看着他问。“不告诉你!”苏提说“不过,你记着,我如果特别开心,肯定与你有关。”***“什么!”苏提几乎蹿起来“阿帆不见了!”

 揪着唐弟的衣领,唐弟拼命挣扎“苏SIR,苏SIR,放手…咳…咳…会死人的…放手…”苏提的意识几乎离了脑袋,慢慢松开了唐弟,唐弟咳嗽不已“你也不用这样吧!

 咳咳…要命啊这是…我还没说完呢…听说…他约了谭浩枫…真没想到他有这么大胆子…”苏提立刻来了精神“哪里,约在哪里,什么时候?!”

 苏提立刻高兴起来,通知了烧卖,如果谭浩枫和阿帆在当场被抓到,那么,告他教唆犯罪就更有把握了。抑制不住兴奋。不住打了个电话给谭知扬,却没有人接听。也好,等一切都处理好了,让他在无形中摆一切吧。走过通往天台的门,谭浩枫阴沉的脸随时可以打一个霹雷的样子。

 BILL说已经安排好一切,不会有问题。周围都在控制之下。所以,谭浩枫放心地踏过那个门。这是阿帆第一亲眼见到谭浩枫,他此时正带着一股杀气看着他。

 阿帆被他有些恐怖的眼神吓得向后退一步。BILL跟他说,谭浩枫会送他和老婆去台湾,但是谭浩枫要亲自代他一些话。而谭浩枫从BILL处得到得消息是,阿帆要亲手从他手里拿到钱才安心。谭浩枫咧了一下嘴,问“阿帆?”

 “是…谭老板。”“你还有什么要求?”阿帆怔了一下,忽然想了一下自己的身份,谭浩枫现在应该怕他才对啊,他可是随时可以把谭浩枫送进监狱里去呢。

 记得BILL曾旁敲侧击地说过,他可以多要一些钱。咳嗽了一声,阿帆清理了嗓子故作平静地说“区区50万,跟谭先生您的将来比起来,恐怕有点微不足道吧。”

 谭浩枫还在微笑。阿帆被这微笑加大了胆量“我看…怎…怎么也要乘个十倍吧。”在这个人面前狮子大开口怎么也是有点心惊胆战的。谭浩枫的手开始放进衣袋,嘴上却说:“500万就够了么。”想到富翁一般地生活,阿帆被就要到手的金钱得兴奋起来。

 “先这么多吧。不够得时候,我会再联络你。”“我倒是觉得不够!”谭浩枫猛地从内衣袋掏出一把,对着阿帆“恐怕要多送你点东西!”

 阿帆吓呆了,看着乌黑的口,哆嗦着往后退了两步,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谭浩枫近他。“不…不要了…不要500万了,50万就行了。”感觉到阵阵地风,一歪头,发现自己已经在楼的边缘,低下是20多层楼的楼下,双腿也抖起来。

 谭浩枫再度近,脸上不再有微笑,而是狰狞起来。“我最讨厌被威胁,还有,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从我口袋里拿钱!”“我…不敢了…放过我吧…”谭浩枫一扬嘴角。“你杀了我的话,警察也会怀疑的!”

 阿帆只能用这个来阻止谭浩枫,他已经看到他扣下的保险。“你以为我杀人会留下证据?”谭浩枫疯狂一笑。抬起手做发状。阿帆本能地抬手阻止,谭浩枫却突然抬起脚,正踹在阿帆的腹部,强大的力量,让阿帆应声在楼的边缘消失。

 收起手,猛地感觉有什么不对,一转头,忽然看到谭知扬在入口处站着。惊出一身冷汗。谭知扬微笑地看着他,就好像刚才他微笑看着阿帆一样。“在替wilson报仇吗?”他轻轻问着。谭浩枫被这场面惊到不知道要说什么。

 随即,他反应了过来,用指着谭知扬。已经计划在杀他,他不能容忍事情这么发生,既然他在,就今天了结他吧!

 谭知扬一动不动地微笑看着他,然后慢慢说“把收起来,警察上来了,你把他踢下楼去,就是不想留下证据吧。”警察!手还僵立在半空,就听到有人跑上来的声音,下意识地把手收起来。

 苏提和烧卖冲了进来,烧卖冲到楼边,看到楼下有尸体和人群。转头对苏提说“阿帆,在下面。”苏提一把揪住谭浩枫“现在告你谋杀,你有权不说话,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将成为呈堂证供!”

 “阿扬!?”烧卖突然看见了谭知扬。苏提猛地回头,看到谭知扬站在那里一副无措的样子。

 “我…看得他把一个人…踢下楼去。”显然,他是吓坏了和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样子。谭浩枫疯狂地喊“谭知扬!你还在给我演戏!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吧!你故意的,他妈的你摆我一道!”

 听着这些话,苏提猛地看着谭知扬。谭知扬站在那里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苏提。一阵头晕袭来,他对着苏提一笑。然后说“我是来这里拿旅行社客户的资料的,可以去旅行社问。”

 苏提似乎就在等他的解释,听他这么说,心里头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可能需要你做证人。”“好。”谭知扬点头。 m.HupOxS.COm
上章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