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下章
第6章
  苏提喜欢游戏碟,到相识的铺子去询问最新的游戏有没有到。正闲聊间,却见远处谭知扬从一间唱片店出来,身着店里的衣服,手里还是送餐的篮子。苏提走过去“这里定餐吗?”谭知扬吓了一跳,瞪着苏提:“你怎么能随时出现?”

 苏提得意说:“不要做坏事,否则我一定知道。”谭知扬居然没有冷面冷口,轻笑一下。苏提看他手里拿着CD,抓过来问:“这是什么?”

 谭知扬立刻抢过去。苏提又立刻抢回,举高手,看到唱片的名字,是英文老碟。标价几百港币。苏提咋嘴道:“珍奇餐厅果然将你养的不错,立刻摆出公子哥的闲情逸致来。”

 谭知扬冷冰冰说“还给我。”看着他严肃表情,苏提觉得无趣,将CD放回他手中。“很了不起么,不就是一个CD。”

 谭知扬往前走。苏提跟着。然后苏提快步超过去,感觉谭知扬在身后走,心情立刻不错。忽然身边闪过一个人,依稀见过。苏提拦着他“andy?”Andy见他,似是一惊,随即平静所说“苏sir,来逛街?”

 “是啊。”苏提笑一下,往身后一看,谭知扬正看着他们。“那不打搅你,先走一步。”Andy飞快走了。有什么地方,让苏提觉得奇怪,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只回头多看了ANDY几眼,Andy走的飞快。谭知扬骑了单车过来,准备返回店里。苏提拦在前面说:“慢着,我也要回去的。”

 “巴士,小巴多得是。”谭知扬不理他。“我要坐这个。”苏提指着单车。谭知扬看着他不可理喻的样子,抬眼说:“我不会带人。”“我会!”苏提非常高兴的将谭知扬抓下车来,然后自己骑上去,慢慢启动,然后让谭知扬上车。

 非常郁闷地,谭知扬坐在车后,繁华街道上,苏提铃铃声骑得飞快,谭知扬一手拎着篮子,一手抓着后座和车身的连接处。

 兴头起来,苏提的股离开车座,衣服飘扬,打到谭知扬的脸上,谭知扬用手拨开,对于苏提没名兴奋非常不解。好景不长,乐极生悲。一个小小石块,两个人连同车一起飞起。哐啷一声摔在旁边。苏提看着自己擦伤了的手,有看看身后慢慢爬起的谭知扬,突然哈哈大笑。

 谭知扬看着他,苏提说:“怎么样?摔了又怎么样?哈哈一笑站起来不就行了。”这话让谭知扬没有准备,楞了一下。

 苏提此时站起身,伸手把谭知扬拉起来。谭知扬对着他说:“千万别告诉我你是故意的。下面这么多级台阶。从这里摔下去,恐怕你怎么哈哈笑也不会站得起来。”

 苏提不置可否,歪了一下头。谭知扬下意识摸了一下衣袋,随即紧张地回头过去,很久没有转回来,苏提顺着他的眼光看到地面。

 那张刚刚买回的CD躺在地面上,已经裂开。谭知扬慢慢捡起它,随着半个前壳的掉落,苏提看见那张CD已经不再是完整的圆。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苏提已经感觉到,那张CD对谭知扬的重要。此时,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许久才说出一句“一张CD紧张成这样干什么?”

 谭知扬只是定定地看着那张CD。苏提慢慢心虚。又不想认错,摆出不在乎的语气说:“用不着这样吧,顶多买一张赔你喽。”说着,把那张烂CD从谭知扬手里拿过来,谭知扬没有抢,只有嘴里发出声音“那老板说,这是仅有一张。我找了几年,这是仅有一张。”

 “怎么可能。”苏提依旧不愿服软。谭知扬扶起车,推着向前走。苏提拿着那张CD,终于不知所措。

 那几天,苏提看着谭知扬都有点讪讪的。他找了几家CD店,果然都没有,而且,口径一致,这是几乎可能断市的CD。天台似乎是两人可以无他人相处的地方。苏提叼颗烟,若无其事走上楼去,果然看见谭知扬在那里坐着。

 慢慢走过去,谭知扬看到他,也看了一眼他的烟。苏提说:“那张CD很重要?”“不是。只不过是个物件。”这话他以前说过,失去项链那晚,他昏前念着项链。那天CD碎掉时,任谁也可以看透他难过的眼神。

 他为什么偏偏说不过是个物件?莫非,他心底压抑着别的东西?那是什么?心上人吗?“你有爱人么?”苏提问他。“你呢?”谭知扬反而问他。“没有。”苏提说“所以不理解你这种失魂落魄。”谭知扬居然笑了一下。

 “你有?”谭知扬没有反应,只是眼里有什么动了一下。“爱人是什么感觉?”谭知扬对着远处看,转过来问苏提“给我一颗烟好吗?”苏提递给他。他深深了一口。看着那烟蒂。

 谭知扬说:“原来抽烟是不用学的。”苏提看着他生疏的抽烟动作,却看着烟雾从他嘴中吐出,那一刹那的蒙,让他惑。

 那个晚上,风雨大作,苏提曾辗转反恻,天台小屋的那个人的影子和表情一直在脑子里盘旋,他想知道,他爱着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一声巨响传来的时候,他惊惶地冲上楼去,看到倒掉的屋子,他几乎喊破嗓子,在大风雨中冲了过去,不住地叫着他的名字“谭知扬!谭知扬!谭知扬…”

 用手去抓那些着的瓦砾,想拔开那一切,让那个冰冷的人可以走出来。里面无声无息。嗓子已经哑了,突然有声音从后面传来:“你在找什么?”猛地回身,站起来,将他抱进怀里。紧紧地。

 ***苏提从来没有过那样一股彭湃的感情,在台风的夜晚,毫无预兆地爆发出来。当他紧紧搂着谭知扬的时候,他仅仅想把他拥进怀中,自己的感情,完全化成力气,包围着他。

 在那样的大雨下,在惶恐过后,一切都变得不顾一切。谭知扬在他的怀抱里。

 他不知他是什么表情,只觉得那身体温度是那么的不明显。捧着他的脸,狠狠地吻在他的嘴上,他的嘴是柔软的“为什么不早出来,为什么吓我…”苏提口齿不清地说。

 感受不到谭知扬的回应,但苏提也完全没有去感受。似乎,自己那一发不可收拾的感情,正破堤而出。换上了苏提的睡衣,谭知扬擦着头发,苏提看着他。他慢慢放慢了动作,看着苏提。苏提貌似坦然地说“我是个GAY。”

 “我也是。”谭知扬回他。苏提笑“好像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也许感应到同一类人的磁场。”看了看苏提的“我可以睡觉么?很困。”苏提说:“那…早点睡吧。真姐和期叔估计也睡着了。”“好。”

 谭知扬倒在上,苏提凑了过去,躺在他身后,手伸过去搂他的,他的发端传来一阵清香,虽然是苏提用惯了的洗头水,但偏偏他就有一种不同的味道。

 将脸贴在谭知扬的头发上,嘴巴在他的后脖子处呼气,然后,伸出舌尖,他的脖子。谭知扬微微缩了一下身子。

 苏提的手探进他的衣服里,他的身体再度抖了一下,这刺了苏提,他开始顺着他的脖子,吻上他的下巴,他的,那里依旧柔软,向上,吻到他的眼睛,他的睫在轻轻地抖动。

 接着,苏提扯开了他的上衣,顺着他细腻的脖子,向着前,肋骨,小腹,慢慢而下,直到…曙光微房间,上的被下,是两个赤的身体。其中一个,慢慢起身,坐起来。

 看到了桌上万宝路的烟盒,心里不知被什么刺了一下。站起身,脚有点发软。苏提从背后微微睁开眼睛,看着那匀称的赤身体。“谭知扬。”

 那人转回头。苏提对他一笑“你的身材不错。”谭知扬没有特别笑,只说“我要去餐厅。”苏提伸展了身体“我还要睡一会儿。”

 “我没有衣服穿。”苏提咧开嘴“那就这样下去吧。”谭知扬反而拉开他的衣柜,找了衣服出来穿,他比苏提矮一些,也没有苏提那么健壮,衣服有些大。

 看着他穿着自己熟悉的衣服走出门去,苏提对着天花板傻笑。苏提格外愉快,居然阿琼说想喝东西就请他去楼下警察餐厅吃下午茶。

 阿琼说阿提你吃错药?苏提帮虾叔借孙女放学,还给她顺便买了食物。虾叔说阿提你吃错药?苏提居然答应和阿发换班。阿发也认为苏提吃错药。

 苏提的卧房本就一张大,因为天台小屋被毁,谭知扬便搬下与他同处一室。本来真姐还以为苏提一定不答应,谁知他一口应承。真姐又和期叔唠叨,期叔也不多说。

 在楼上瓦砾里,谭知扬找出几件衣服,那白色和黑色的名贵衬衫,已经不复华贵,在泥水渍中完全没有了以前的质感。倒是那些不起眼的T恤仔,洗洗依旧可以穿。

 “很多东西,都不再了。”谭知扬自言自语。苏提看着他“还怀念那些东西吗?”“不应该再怀念。”

 那次,一共买了四件衬衫。他和wilson黑白各一件,wilson穿白色,他便穿黑色。如果他穿黑色,他就穿白。黑白总是绝配,对不对?只是,sharon喜欢wilson穿蓝色衣服。 m.HupOxS.coM
上章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