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奴左三知 下章
第十八章
  “哼,小人得志…咳咳…”裴陵想起自己因为左三知而不能出征,就手打了左三知一巴掌,接着又从胃里呕了些东西出来。他着醉眼,希望没有兵士看到自己这副模样,而正遂了他的意,守门的兵士刚被里面的人进去准备换岗。

 “…你等着,我去牵马。”左三知住的府邸不大,但离这官衙还算近,所以他是步行过来的。但裴陵离得远些,就骑着枣红马赴宴。左三知让裴陵靠着官衙的墙站住,自己去牵那久违的枣红马。枣红马见是左三知,也亲热地用头磨蹭他的头,打着响鼻。

 “别碰我。我去找时英,他会送我回去。”裴陵晕头脑地被左三知拉过去,他又出手要打左三知,却被左三知抓住了手腕。

 “你醉了。我送你。”左三知并不理会裴陵的抗拒,他先跳上马背,接着又把裴陵拽了上去坐在自己身前。两人本差不多高矮,可裴陵醉酒,身体发软,整个人倒像是泥一般瘫在左三知前。

 “混帐东西,你这个低等的民。像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竟然也会受到提拔重用。混帐东西…”裴陵骂骂咧咧冲左三知大发脾气。他听到官衙内换岗的兵士走出来,也不想酒后醉态让那些人看到,传出去闲言碎语地笑话,便没有再抗拒左三知。

 “你说这次升官情形会怎么样?”左三知问了个很不合时宜的问题,招来裴陵狞住的眉毛和凌厉眼神。

 “时英当然是要升迁的。至于你也有希望…你这是往哪里走,这不是去我府邸的方向。”裴陵虽醉,可头脑清醒,他不知道左三知为什么要这么问,只看到路线不对,心里才有些怪怪的。

 “去我府邸。”左三知听到裴陵的回答,便明白裴陵脑袋里面是什么都明白的。他微微一笑,也不过多解释,催马向前,让枣红马一溜小跑回到了自己住的宅院。

 “你的宅院?呵呵,也好,我倒要看看杨大人为了讨好你这混帐东西,给你安排了什么。”裴陵笑骂,没往多里想。由着左三知伺候一样扶自己下马,走进了那个不大但很舒适的宅院。想借机再嘲讽左三知一顿。

 “大人,你回来了,这位是…”府邸里的用人见左三知牵马进门,便上前。

 “马栓在这里,喂了草料你便回去休息吧。那些个人都放假走了?”左三知扶着裴陵,见裴陵张望自己宅院里的布置,便微微一笑。

 “都走了,小人这就喂马去。”

 “恩,你喂完马就回房吧,我不叫你,你就不用来伺候我了。”左三知看裴陵挣脱自己往前走了几步,就过去又扶住。

 “伺候我解手。”裴陵见那下人走了,便转头冲左三知笑了下。他在今天的筵席上没吃什么,一直在喝酒,喝得腹内发、人有醉意不说,许久没沾过云雨之事的身体也有了反映。此时夜正浓,左三知又在旁边,他摸着左三知的脸跟脖颈,嘴贴在那皮肤上,猛地开口,咬了左三知一下。

 “你咬死我的话就没人伺候你了。”左三知听到裴陵的吩咐,便带着裴陵去了茅厕,跟当年一样替裴陵解开带,让裴陵积蓄的酒溅。

 “混帐东西,为什么跟元帅进言不让我参战?”裴陵解了手从茅厕出来,脑袋被夜风一吹更加清醒。他压抑住心中那种狂放的念头,问了左三知这个困扰他很久的问题。

 “因为我觉得你不应该参战。”左三知见裴陵没了白里在他人面前对自己表现出的鄙夷,便也认真答道。

 “我为何不该参战?”裴陵被左三知扶到房里后也不客气,自顾自躺在上,伸出两只脚,示意左三知替自己靴。

 “如果你自己都不能冷静分析出个中缘由,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对吧?裴…大人。”左三知伺候裴陵靴,又替裴陵解开衣服子,让裴陵跟从前一样身躺在了上。

 “混帐东西,就凭你也敢指责我?你什么身份,不过一个军奴而已,要不是我替你了奴籍,你恐怕早就在那些兵士的身下哭号,添着他们的物讨生活了。”裴陵双手伸向自己间,摸摸那发硬的东西,见念更强便不客气地拽过左三知,扯着左三知的衣服。

 “可惜,大人,其实我祖上是江南的名门。李振中大人听说我的事情后派人去江南查了。”左三知拨开裴陵的手,自己掉了衣服,又开始解带。

 “哼。玩什么把戏,还不是花了银子找个姓左的让你认亲。这把戏我也玩过。”裴陵嗤之以鼻,觉得这事情还是小儿科“不过李振中这么热心你的事情不仅仅因为他赏识你吧?”

 “那还因为什么?”左三知光自己的衣服,出一身强健体魄。他就这样赤着走到了窗边,把窗子紧紧合上。

 “哼,谁不知道李振中的小女儿尚未许亲。”裴陵见左三知“识相”地走回了边,就把他拽倒,自己翻身了上去道:“可是你这种被龙风月染透的人,有办法给那女子快活吗?”说罢还想伸手探入左三知的股间。

 “有没有办法,一试便知。”左三知笑笑,看裴陵毫无防备,就猛的翻身,将裴陵倒,然后用擒拿手制住裴陵的双臂,将双臂用裴陵旁的带紧紧捆住。

 “混帐东西,你怎么敢如此放肆?”裴陵没料到左三知敢这么做,他吃惊中被左三知捆了个严实。手再想挣脱已经挣脱不开,而且左三知还跻身入他双腿之间,让他连踢人也办不到。

 “大人,少安毋躁。在下只是想证明在下还是有办法给女子快活的。”左三知瞧着裴陵七窍生烟的模样,不由笑了。伸手在裴陵脸上摸了摸,他没再犹豫,从挂在旁的行军包里掏出了一盒碧绿的伤药,抹了一大堆在指尖,往裴陵的身下探去。

 “混帐东西!你什么身份,敢对我如此。我可是…呜。”裴陵想要夹紧的双腿被左三知轻易分开,而那润的伤药也随着左三知手指在他双股间秘处的按,融化在口。

 “身份的话不好说,从前你是王侯之子,父兄都是高官,而且大人你自己也身居要职。不过…”左三知看那口收缩着,不让自己的手指探入,便又挖了些伤药,用强力将一手指入那秘处。

 “不过我现在家道中落,人也失势了,你就可以如此嚣张?”裴陵扭动着邀,想把左三知留在体内的手指挤出去,可这动作却方便了左三知,让他又手指进来,扩张着裴陵秘处的内部。

 “我没说过那样的话。呵呵,都是大人你自己说的。”左三知不紧不慢地使用着手指,尽力将那口撑开。

 “混帐东西,我当初救你、提拔你根本就是瞎了眼睛。你这种狼子野心的人只配给那些兵士们玩,你这个卑鄙小人。”裴陵气得脸通红,他的醉意被浑身酒气的发散带走不少,人也越发清醒。可越清醒,也越能感觉到左三知此举带来的辱。

 “大人,你救过我,也玩过我。所以算是扯平了。不过我这种狼子野心的人是不是该让兵士们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左三知把手指出来,将自己硬的家伙抵在裴陵双股间的口“重要的是现在我要玩你。”

 “混帐,你敢再动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要杀光你全家,把你碎尸万断丢去喂狼,我…啊…”裴陵意识到左三知是来真的,便口不择言地大骂起来,身体晃动得更加剧烈,双腿也竭力夹紧,收缩部,不让自己被左三知的硬物入后庭。

 “我全家早就死光光了。至于让我生不如死嘛…大人倒不妨尝试一下被我在身下仙的滋味。”左三知狠狠给了裴陵双股一掌,趁裴陵吃痛松了力气,便一下子把自己硬家伙的前端了进去,得裴陵惨叫一声。

 “混…混蛋…你若是马上退出去,我会考虑放你一马,不然…不然我…”裴陵从小到大只有给别人吃亏的时候,自己何尝受过这样的痛苦。他当年第一次干了左三知也只觉得自己浑身通泰爽快,没料到被干的人会这样疼。

 “退出去你会放过我?这种骗孩子的鬼话亏大人你说得出。”左三知用力身,将下物整没入裴陵体内“不然大人怎么样呢?大人不配合我,我怎么能让大人快活?”

 “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裴陵咬牙切齿,睚眦迸裂。他冲左三知吐了口吐沫,却被左三知伸手打了一巴掌。

 “你知道被人打很疼,才会明白你打人时别人的心态。”左三知擦去脸颊处的唾,俯下身子把自己的硬物从裴陵体内出一点“所以大人你放心,我也会让你知道这种云雨的痛苦和快乐。”说罢低头亲吻住裴陵的前一点,部也重新动,将那灼热之源再次戳进。

 裴陵被左三知那缓慢的起无边的疼痛,他身上冒出冷汗,脸和额头也从酒醉的红变为痛苦的青。他听了左三知的那些话,反抗得更加剧烈,间的东西也萎缩下去。

 “疼吗?还要很久才能完。”左三知平静地告诉裴陵这点。他直起,慢慢晃动,开始有规律地送。

 看着左三知冷静的目光和不变的表情,裴陵在痛恨中忽然想起自己和左三知初遇的那夜:左三知在自己的身下一声不吭,而自己只是很痛快地在左三知身上发完,并不知道这样的处境会给人带了如何的感觉。而今躺在这里无力反抗侵犯,才隐约察觉出人在这种情况下的微妙心态。

 “我能理解那些兵士和你都喜欢沾染男风了,滋味果然是不错的。”左三知在裴陵体内动作片刻,被那紧窒感得发出来。他出自己还很硬的东西,用手指沾着裴陵股间下的红白体,将其涂在裴陵的身上。

 “…那我是不是该恭喜你报了我那”一箭之仇“呢?”裴陵从下体秘处的剧痛中解出来,勉强自己挪了下身体,发现和那秘处都麻木了。疼痛疲乏感引起了精神上的倦怠,裴陵伸直了自己的双腿,冷笑着对左三知说:“你不继续?我记得我第一次好像了你个半死,既然这样,你等什么。”

 “等你恢复痛感。”左三知见裴陵的表情便也笑了,低头在裴陵上亲了一下,并不用力,只是温柔的吻。

 “你…”裴陵好不容易下的怒火又被左三知这类似轻薄的举动勾起,他抬腿要踹左三知,但腿脚无力,一动还牵扯到秘处,撕开样的疼。

 “你迫不及待?”左三知伸手在那淌出红白体口试探,见那里微微开合,便重将自己的硬了进去,从缓慢到急速。

 “呜。”裴陵刚刚有些知觉的后庭被左三知这猛然的进入得再次出血来。他咬紧牙关,瞪着停下动作的左三知说:“停什么?我裴陵行军打仗这么多年,岂能会被你这种混帐东西打败?有种你今天死我。”

 “急什么,慢慢来。”左三知缓缓摆动部,俯身在裴陵缩脖颈处亲吻,一手拧住裴陵前,一手握住裴陵间要害,上下套

 “你做这些花样干什么,王八蛋,放开我。”裴陵虽然被左三知方才的举动搞得身下巨痛,但他毕竟血气方刚,被左三知刻意的挑逗勾起了一些情间之物有了硬起的趋势。

 “如何死都是死。仙不也算其中之一吗?”左三知一只胳膊撑住自己的上身,另一只手继续对裴陵硬物的掌握。他用眼睛平视裴陵的眼睛,看着里面的愤怒之火,反而微笑起来。

 “你不许亲…”裴陵怒吼,却仍然被左三知的亲了个正着。他恨得张开嘴,用牙齿咬左三知,可左三知比他灵活,避开了他的咬啮,整个人在他身上,用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迫嘴不能任意开合,接着又将舌头伸了进去,跟他的舌尖纠。裴陵不熟练于亲吻,他在那吻中气急败坏,忽略了下身的反应,让下身在左三知的套下越来越硬,最后很不争气地翘了起来,抵在了左三知的腹部。

 “我慢一点如何?”左三知看裴陵的脸因为下体的灼热而升温变了颜色,就轻轻挪动留在裴陵体内的物,刺探地前后送,手也没停,在裴陵那家伙上面绕来绕去,挑逗着那出青色筋脉的望。

 “混蛋,你去死吧。”裴陵仗着自己有些自制力,便用牙咬住自己的嘴,想咬出血来,让自己忽略体内升起的异样感觉。可他见左三知的脸靠自己靠得那么近,心里却一紧,忘了使力,眼睛只是盯着左三知,还瞧到左三知的额头上有一道很深的伤疤。

 “那时候差点被当头砍成两半。能回来见到你,真不容易啊。”左三知像是知道裴陵看什么一样感叹着。他缓慢摆动着,在裴陵体内撞击着,感知到裴陵因为某个方向而使下物更硬,便持续刺那一处。他的嘴也没有停下,一直亲吻着裴陵的身体,从前到耳垂,甚至还把裴陵的耳朵含在口中添拭着。

 “你、你放开我…”裴陵没有为左三知方才凶狠的入而屈服,可他在这种温柔的举动下却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瞧着左三知沾染了些情的眼角,裴陵觉得自己心中忽然慌乱起来。

 “你别动啊。”左三知本想慢慢来,可他被裴陵身体的扭动得加快了些速度,不由抱住裴陵的,狠狠往裴陵的后了几下,惹来裴陵自己都为之吃惊的低

 “放、放开我…”裴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剧烈挣扎起来,他竭力起上身,想把左三知从身上推下去。

 “怕什么。顺其自然好了。”左三知把话说得含糊,他用力住裴陵,重新挑逗裴陵身上的每一处,嘴巴在那些感的地方着,部也缓缓摆动,刺裴陵的后面。

 “…呜…”裴陵面带恐惧地看着自己的下之物大、颤动,前的两粒也红肿硬着。他想对左三知破口大骂,但那些字句尚未出口便化为短促的呻,让他把体内无法压抑的望表无疑。

 “会不会想起在战场上的我?”左三知看裴陵开始有反应,便调整自己的快慢。他出大部分硬,在裴陵口摩擦那紧紧的壁,听得裴陵息声音更重,才又重重入裴陵体内。

 “你…放开我…”被从后庭处传来的越来越强烈的舒畅感控制住,裴陵依然保持着些许清醒。他不能住紊乱的息,只能艰难地吐字,让左三知罢手。

 左三知勾动裴陵未知的情,自然不会罢手。他抚摸着裴陵的身体,见裴陵发出细微呻的次数增加,便把住裴陵的,一面有规律的晃动自己钉在裴陵体内的栓子,一面用手刺裴陵那滴下透明粘稠水珠的下物,但在裴陵受不了这个刺、几乎泻出时又停下手中的动作,让裴陵从望的高峰稍稍回落,不自觉地用渴求的目光看向他,仿佛是催促他让那积蓄的东西早些释放出去。

 “…放…开我…啊…呜…”几次将要爬到顶峰却又落空的感觉让裴陵难受之至,他看着左三知的眉眼,想到了自己当年抱左三知的感觉,不由泻出的望更加强烈。可当左三知停下手的动作,改为用硬物刺他后面,他的渴望又变成羞愤,目光从松懈下的柔和转变为锐利,身体在左三知进中弓起,难耐地发出急促、断续的呻

 左三知加快了律动的速度,他的眼神也黯淡了些,嘴紧紧抿起,不停摇晃部,用撞击着裴陵的身体内部,顶着那些能让裴陵低喊出声的地方,剧烈地摩擦、冲撞,不理会裴陵口而出的不自觉的求饶。

 “放…过我…啊…啊啊…左…”裴陵的身体颤抖着,把头别向一旁,双腿紧紧夹住左三知的,无意识地让左三知更加深入。他低声喊着,在左三知迫下哆嗦着,感觉着快要来临的颠峰。

 “抱住我。”左三知趁势解开了系住裴陵手臂的带,让自己整个人在裴陵身上,动下体猛烈戳刺着。他的嘴巴覆上了裴陵的喉结,在那里很小心地咬着,倾听裴陵咽喉里不能掩饰的渴求声音裴陵脸上的红愈发深了,他重地息着,合上眼睛,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用双臂紧紧抱住了左三知的身体,把头靠在左三知的脖颈处,又游移到左三知的边,着,渴求地发出一两个字眼,催促左三知加快动作。

 “…裴陵…”左三知眼睛颜色也跟着动作变深,额头上的伤疤随之发红。他听到裴陵在极至之乐中发出的低吼,就大力深入裴陵的后庭,待几下后感觉到裴陵留在自己腹上的体,便也把自己的种子第二次释放在裴陵的后庭中。

 “…你…我…”裴陵的膛起伏着,他失神地看着左三知布汗水的脸,又看了看自己已经被松开的双手,回想着方才发生过的一切。而等了几口气,他才明白过来刚刚自己对左三知有了合。他不知所措地盯着左三知,却看到左三知眼里的情更深。

 “裴陵…”左三知低头亲吻着裴陵的嘴。他在第一次干裴陵时压抑着,刚才也只有片刻放松。此时,他见裴陵被自己得失去了大半力气,便也不再用带绑束着裴陵的手臂,而是用力把裴陵翻过身来背对着自己,而后将自己还能持续的硬物入了裴陵的体内,移动起来。

 裴陵片刻的清醒重又被左三知的狂猛举动打断,他趴在上,随着左三知的动作而晃动,没了力气反抗,只是闭上眼睛发出低低的呻。左三知则在干到一半的时候扭转过裴陵的身体,在裴陵的压抑闷哼中吻住他,继续动作… M.hUPoXs.coM
上章 军奴左三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