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奴左三知 下章
第十二章
  左三知回到裴陵军队中养伤。裴勇、裴义怕他休息不好,加上裴陵已经吩咐两人好好照料左三知。他们便单独给左三知找了个帐篷,还派几个小兵照顾左三知的日常起居,就连军医那里也打了招呼,说这是此次战役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军医不敢怠慢,小心给左三知诊脉治疗,按时抓药、敷药,还让左三知不要随意下地走动,免得牵扯到伤口裂开。

 不能随便动,吃饭要人喂,洗澡让人擦,每天能做的就是躺在上听照顾自己的兵士闲聊…左三知瞅着正在替自己换小腿伤药的兵士,无奈地笑了,心说自己可能真的就是劳碌命,过不惯终无所事事的生活。

 “劳烦你一下,把那个递给我。”左三知靠坐在上跟面前兵士客气地请求,说罢指指桌子上的一本书。那书是裴勇看他闲极无聊,依他恳求偷偷从裴陵的书柜上取下送来的,里面记载的都是些古代的战例。

 兵士把书递给左三知,左三知刚翻了几页,就听到门外想起熟悉的脚步声,他忙把那书放在枕头低下,而自己也老实地躺下,还把被子蒙在自己身上,装成睡的模样。

 那兵士不知道左三知为什么装睡,可听到门口守卫的士兵说:“见过将军。”又听那来人回答,才知道是裴陵来了,便慌忙过去打千见礼。

 “你们先下去吧。”裴陵看看上,见左三知好像在睡觉,便让那几个兵士退下,自己则走到边,坐在左三知的身旁。

 有一手指放在了自己的鼻子前,是在看自己有没有睡么?左三知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裴陵身上散发出来的有些冰冷的气势。

 “别装了。看我来就想装睡,是怕我用军法治你擅自逃离之罪?”裴陵抬手给了左三知一个嘴巴,可手劲甚轻,像是抚摸一样,在左三知的脸颊掠过,带着掌心那暖暖的体温。

 “不敢。回禀将军,小人那天是因为被胡人阻截了,所以没有追上您。”左三知睁开眼睛,一点尴尬都没有地看向裴陵“而且,小人不是装睡,只是觉得大战中没有跟在将军您身边保护,实在无颜以对,所以不敢面对您。”

 “哼,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裴陵用手掀开左三知身上的被,从上到下查看左三知的伤势,见到左三知口附近那又深又长的刀口,便又冷哼一声,握手成拳,在那伤口上狠狠锥了一下,疼得左三知皱了眉。

 “将军。”左三知忍着疼,拽住裴陵还要捶自己另外几个伤口的手。

 “知道疼?知道疼还挡箭,知道疼还负伤敌。”裴陵讪笑,避开左三知的推拒,把手放在左三知的腿处摸抚“用性命换来的功勋果然不错,连李振中都大加赞扬你,还说让我好好照顾你。”

 “元帅他过奖了。”左三知勉强笑道:“我一个普通兵士能有什么能耐,不过是敢于拼命罢了。”

 “别绕圈子了。跟我说说,他是怎么赢的。”裴陵解开左三知的带,用手握住了那温热的软物,慢慢起来。

 “将军…元帅他用兵有术,打退了胡人的进攻,然后就直击胡人的腹地。”左三知虽说在战时耗了不少力气,可连的修养让他的精力恢复了大半。裴陵这样的挑逗足以让他积蓄数望倾泻而出。

 “这么快?呵,哼。”裴陵见左三知很快有了反应,便停下手上的动作道:“李振中原先是在西边打仗升迁的,他对北边的情况不了解。所以,我相信他能打败拦截我们的胡人军队,但是我绝对不相信他能做出判断,越过沙漠摆胡人的追踪,并深入胡人的后方腹地反击。”

 “或许元帅早已将边关地势查看的一清二楚,加上多年的经验,所以才如此决断。”左三知话音刚落,就觉得间一阵剧痛。

 “你当我是傻子吗?”裴陵用力握住左三知的命子,俯下身来狠狠瞪着左三知,不让他转开头。

 “…将军,你也知道,军中最忌讳的是属下跟上头争功。我从小待在军中,见过太多的将军、元帅因为妒忌手下才华而设计将那些人致于死地。”左三知苦笑,无奈答道:“那些方法都是我建议的,但是毕竟是元帅下的命令,所以我说是他决断也不为过吧?”

 “…我知道,时英他也受过排挤。唉。”裴陵听了左三知的回答倒消沉起来,想到当年和刘时英并肩作战,两个人各自升迁,自己因为家中靠山而一路顺风,而刘时英因为出身寒微差点被人陷害战死。

 “刘将军是天生的猛将。我还是军奴的时候就听过他的大名,所有的军奴都说他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当然,将军也是。”左三知想到刘时英也开口赞扬,后来觉得不妥又加了一句,反而招来裴陵的白眼一双。

 “你不用补充后面那句。”裴陵瞪着左三知道:“说说你为何提那个建议给李振中?”

 “将军,我当了多年的军奴,跟随大军在边关各处迁移,所以记得走过的每一处地势。”左三知说话间伸手,想把裴陵握住自己的下硬物的手拽开,却被裴陵狠狠瞪了一眼,只好继续道:“至于胡人的部落,不知将军还记得否,一次您拿边关的地图看,我恰好在旁边掌烛,所以也看了眼,便记下了胡人的分布。当元帅击退了胡人的兵马,本来想回营盘。我那时跟在他身后保护,便跟他进言,说您回了营盘,如果能打赢,那么肯定会固守营盘,组织下一步御敌。如果您回营盘时胡人已经将那些人打得节节败退,那么您肯定得带着大军后撤。军队疲乏,最多只能撤回望北城。所以,我们回去,有可能碰上两股人马:一批是攻击营盘的,他们失败便可能拦截我们,胜利便可能去围城,总之会遭遇到;另一股是我们刚打败的那些胡人,他们兵强马壮,虽然一战失败,但很快会卷土重来。所以,我建议他不要回营盘或者望北城,而是进入西北方向的沙漠,越过沙漠到达敌人的腹地,从里面瓦解他们的防御,迫使所有的军队回去救援。”

 “你确定李振中能打败这两股人马?何况沙漠之险,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走那条路的。你怎么能肯定你们会成功,而又怎么劝服李振中的?”裴陵惊讶左三知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表情有些改变,但随即就恢复如常接着追问。

 “我不确定元帅能打赢,毕竟人数上还是劣势。但我觉得以将军您的个性,是绝对不会措施良机的,所以,只要敌人有了破绽,您肯定会出击。当然,李元帅很犹豫该如何抉择。但他也知道,如果真得能够深入敌后打赢这仗,他这个刚来边关接任的主帅可就立了大功了。”想到当时在李振中犹豫时自己加的这把火,左三知不由笑了。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裴陵皱眉,不喜欢左三知这么评价自己。自己的举动都在左三知所能猜测的范围内——这样的认知让他心里很不痛快。

 “不敢,小人只是胡乱猜的。何况,我赌的本来就是运气。”左三知瞧裴陵的表情,就知道裴陵又开始生气,便低声解释道。

 哦?你也在赌运气?裴陵听到这话反倒一笑,心说我在望北城那里就是赌运气,难道你在这边也赌运气吗?他诧异之下握住左三知那间之物重又套起来,看着左三知气渐渐重,才停了手问道:“你赌什么运气?”左三知被裴陵这擒故纵的挑逗得体内气息不稳,口跟堵了什么一样难受。他勉强出笑意道:“赌元帅的军队能不能翻越沙漠,赌他能否深入敌人的腹地,赌他能否打赢这场仗,赌将军您会不会及时赶到…

 总之,决定这场大战胜利的一切我都在赌。”把命交给天定?竟然如此作风,比自己还要任意妄为,却有犹如天助以万幸收场。裴陵听了左三知的一席话,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面前的左三知就像是埋在土里的明珠,带着与生俱来的光泽。学任何一样东西都很快,都很好。对许多事情都过目不忘,甚至还有不逊于将领的察力…如果他生在自己那样的家,恐怕今天早已是名震边陲的人物了吧!

 左三知看着裴陵若有所思,也明白裴陵在想什么。他本不想说那些话,可又知道裴陵能看透自己在这场战役中所表现出的本事,百般否认不如索说出,免得裴陵误以为自己故意蒙骗他。

 “左三知…如果,如果…”裴陵想了半天,觉得左三知被埋没了很是可惜,想给他升个官职。可转念,他又想到自己因为这场仗得前途未卜,而李振中的态度又表明他对左三知十分器重…现在由自己给左三知升官已经不妥了。裴陵苦笑,用手缓缓套左三知的分身,听着左三知的息越发急促,心中便感叹这世事无常,人也仿佛处在风口尖,不知道自己将会随波逐去到何方。

 “将军…”左三知在裴陵的刻意抚下发出来,体内积蓄了数的力量也被这望的发而带走。想到军医说让自己好好休息的话,又想起了裴陵一贯的做法,左三知皱了皱眉,还是咬牙翻身,要把后面出来让裴陵发

 “算了。”裴陵按住左三知的肩膀,解开带,掏出硬的家伙放在左三知的嘴边:“含着吧。这样就可以了。”说罢将那家伙入左三知的口中,也前后摇动起来。他用手捧着左三知的头,控制自己的力度,在进出间审视左三知的脸,却发现他没有任何不

 肤黑了些,脸也消瘦了。这一仗果然耗去了他不少的体力,让这个平里沉稳如山的男子也有了同常人一样的软弱感。裴陵摸着左三知的脸,回忆起左三知跟随自己后的种种,想到他的隐忍,不由觉得自己的望更加强烈,好像还掺杂了什么,和体内的热搅和在一起,在心底萌生,却又不会破土…裴陵不愿去想,他更加用力地动,让下的东西在左三知那温热的嘴中,仿佛慢一点,那东西便会溶化在左三知的舌间。 m.HUpoXS.coM
上章 军奴左三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