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奴左三知 下章
第十章
  从地形来看,望北城是个易攻难受的地方。这里本来是个小县,边关守城则在这后面几百里的地方,而随着大周汉军与胡人战争节节胜利,大周军的营盘也逐渐往北推进,这里便根据需要,扩建为城池,做为后方对大周军军需支持的中转。但缘于此,望北城便不适合守卫敌军,尤其是不适合抵御敌人长期的围困。

 怎么办?如果李振中那边的队伍无法过这边来,自己只好派人去后方求援了。裴陵恨恨拍了下桌子,暗暗责怪自己的失策。他用手指敲敲自己的额头,又想到万一李振中那边的队伍过来了,自己便可以率军出城,合围歼灭胡人。

 其实纵使没有援军,自己也能打败围城的胡人,只是那样会损失惨重的。想想白里那些负伤作战的兵士,裴陵实在不忍心下令背水一战,倘若那样,不知道又有多少人的尸骨埋在这苦寒的边,再也不能回到家乡。

 “若是你们能打赢该多好。”裴陵又低头看着地图,希望从中可以看出李振中那边军队得胜的希望。李振中所带军队是被堵截在去营盘的半路上,从那里到营盘,是走东北方向,这段路,路途平坦,没有什么山坡密林,所以便于对决战,但不适合军队的修整。而从气势上看,李振中是刚到边关,手下的兵士也算是养蓄锐过的,所以他断后御敌失败也是不太可能的,最多,是他的军队和胡人大军打个平手。

 “如果你们没有失败,如果你们打胜之后不回营盘,也不回望北城…”裴陵对着那地图,看着看着,眼睛忽然一亮:李振中军队和胡人遭遇地点的西北方向地势复杂,有沙漠,有草原,有山脉,有湖泊,便于隐藏,不便于敌人搜寻。

 如果李振中能高瞻远瞩,考虑到营盘和望北城的情况,他便不会往这边来,而是率兵进入西北那边,可以借着地势整顿兵马,修养生息再作打算…但从西北那边看,距离胡人的几个部落也很近,胡人的大军肯定会退守那里,李振中的军队即使到了西北那边,估计胡人的大军也会在附近,双方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

 自己在那边也打过一场仗,当时是跟刘时英在一起。还记得当时听一个消息探子说起过,穿越那边的沙漠,就会到达某个山谷,而从那边往东疾行数十里,恰好是胡人部落的后方。如果是自己领兵,那么自己绝对不会回营盘和望北城这里,反而会趁夜越过沙漠,进入胡人的腹地,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而在外的胡人大军也会因此后撤,恰好解了望北城的围城之困。

 围魏救赵,古老却最为可行的计策…可惜那边领兵的不是自己。裴陵苦笑,心说既便领兵的是自己,自己又如何能有把握穿越沙漠,奇袭胡人?天时地利人和,恐怕决定这场仗的胜负权力早已不在自己的手中了。

 “如今看来,你跟着我未必能有好结果,跟着李振中反倒是对的。”裴陵合上了地图,把烛火吹灭躺在了上,他想着这场仗的每一个可能,可想来想去却又想到了左三知在军之中的选择。

 他记得很清楚,左三知不是没看到自己在这边:左三知看到了,他打倒了那几个胡人兵士后朝自己望过来,和自己对视。短暂的对视,却是很凝重的一眼,眼里有许多说不清的东西。可也只是那么一眼,左三知便回头往李振中那边去了,毅然决然地往李振中那边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眼竟然让自己想起了初次见到左三知的情形。

 左三知在一群疯狂的兵士中表现得异常冷静,目光没有丝毫浑浊,每一个动作也带着他特有的目的。他理智地判断着一切,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超过了在场所有的兵士…甚至超过了旁观的自己。虎落平!这个认知倏地就撞进了自己的脑海,而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种想要胜过面前这人的念头。辱骂也好,重责也好,甚至倒他、贯穿他也好。哪一种方式都可以,只是不甘心在军中除了刘时英,竟然还有别人的气魄能过自己的。

 “时英,你说对了。我不适合留在沙场,我不过是个任妄为的官宦子弟,一切都以自己的喜好为准绳,并没有从大局出发,也不会审时度势。”裴陵自嘲地笑了,在黑暗中睁开眼睛,仿佛刘时英就在自己面前,对自己中肯地评价着,数落着自己的每一个缺点。

 “时英,我该怎么办,你给我出个主意吧…”再次发出沉重无力的叹息,裴陵在伤痛的侵扰下终于捱不过脑袋的昏沉,慢慢睡去。

 望北城被困三,李振中那边仍未有一点消息。而围城的胡人军队则是整天忙着攻城,气势依然很足。

 守城的官员又来找过裴陵几次,问这样一直死守是否不妥,裴陵也没表态。他现在已经做了两手准备:第一,如果胡人大败李振中的队伍,那么他会让望北城里所有的兵士养蓄锐,最后倾城而出跟敌军决一死战;第二,如果李振中率兵摆胡人的围追而来到望北城这里,那么自己的兵士也会和他里应外合,把胡人围歼。总之,无论哪种情况,首先都是让受伤的兵士养好伤,再备齐粮草。

 “二少爷,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啊?”裴勇、裴义听多了那些官员的抱怨,忍不住也回来给裴陵诉苦。其实不只守城的官员抱怨,和裴陵一起共事的几位将军也有着抱怨,抱怨裴陵把他们留在营盘守卫,害得他们遭到这样的攻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话你们不是没听过吧?”裴陵瞧裴义嘟着嘴,脸上终于出些笑意,伸手弹了弹裴义的脸颊道:“无论如何,我们都是要死战一场,现在跟攻城的胡人耗费太多精力没有必要,以守为上才是。何况他们攻城不下,心里也总是不舒服的,火急中难免伤亡,对我们来说总是好事。裴勇,你这几天有没有听到那些将军说我什么?”

 “有。”裴勇在军中早就混得油了,他进城后不仅办完了裴陵待的事情,还借着跟其他将军手下的酒关系,探听了其余几位将军的口风“赵将军认为此次您出行接主帅并无不妥,营盘被毁也是他们守卫不利。至于另外几位…”

 “你说吧。”裴陵冷笑,知道那些人会把罪责推到自己身上。

 “另外几位将军好像凑在一起密谋过,打算在事情结束后一起上书兵部,把这次事情的起因归咎于二少爷你去接主帅,而且事前也没有安排好他们守卫营盘。”裴勇斟酌着,把听到的话挑了大概讲给裴陵。

 “无之徒!”裴陵抬手想拍桌子,可手抬到一半又气不过,伸脚将面前的桌子踹了出去“我明明布置了防御措施,分明是他们不听我的号令,把事情成这个样子,还害得王将军战死沙场…要不是我不想让兵士枉死,我非让他们几个也都”战死“不可。”

 “二少爷,不能这样啊。刘时英将军走的时候不是还嘱咐您凡事小心,不要动怒妄为吗?我听说赵将军极力反对另外几人的主张,也不打算参与他们的上书。”裴勇赶紧把桌子扶起来,挪得离裴陵远远的。

 “我知道。”裴陵深深了口气“反正这场仗还没结束,究竟结局如何没人知道。裴勇、裴义,你们跟我去城楼上看看,刚才兵士来报,说胡人停下攻城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昨天打到了天黑才罢手,按理说今天也应该是。我们去看看。”裴勇、裴义见裴陵的气消了,才放下心来。两人把桌子归了原位,伺候裴陵换了战袍。三人这才出门。

 裴陵骑着马,带了两人往城楼那边走,还没到城门口,远远就看到一个小兵骑马飞奔过来。那小兵见到裴陵,飞身下马,利落地打了个千道:“禀将军,胡人退兵了。”

 胡人退兵了?

 裴陵勒住马缰绳,略微犹豫了一下,又纵马飞奔到城门口,快步登上城楼查看敌军撤兵的方式。城楼上轮值守卫的正是赵将军,他看到裴陵过来忙拉住裴陵,指着胡人的兵马道:“裴将军,你说他们是真的退兵还是要我们出城?”

 “他们围城,处于劣势的是我们,如果我们出城,也没有什么理由让我们信服。”裴陵眺望正在撤退的胡人兵士,看到他们把营帐、炉灶都收拾得整齐,刀马匹也排列有序,队伍集合迅速但不见慌乱。

 “那…难道是他们接到命令?”赵将军想来想去,觉得如果不是己方出城,就只有这种可能了。

 “应该是吧。”裴陵点头,毕竟敌方在这种情势下撤兵很奇怪,根本就等于放弃了前几袭击营盘的结果。而能解释这种放弃的原因,恐怕只有胡人大军接到了上方的命令。可又是什么命令呢?除非…除非胡人另一股主力那边有了危机,甚至是如自己所猜想,有人去攻打他们的老窝。

 “裴将军?”赵将军见裴陵若有所思,而那胡人的兵士又越撤越远,便催促着,希望裴陵尽早下个论断,应对眼前的状况。

 “传令下去,喂马,让兵士们都去吃饭休息,天色将黑时候集合。我们在城里待了好几天,养蓄锐,足可以趁夜潜伏追击他们了。”裴陵希望自己猜测的是正确的,他想到那晚看地图所分析来的结论,企盼一切如自己的想象。

 “裴将军,这样不妥吧?我们几个认为应该稍安毋躁,留守在此才对。毕竟胡人为何退兵我们不清楚,我们觉得还是先派些人去打探才是。”裴陵跟赵将军说话间,另外几个将军也到了城楼上。他们也听到了胡人大军退兵的消息,一个个掩饰不住地欣喜,都暗自松了口气。可听到裴陵的决定,便都出不以为然的神色,觉得裴陵此举过于冒险。

 裴陵瞧那几个人脸色,也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加上听到裴勇跟自己禀报的小道消息,明白无论如何,这几个人是不会赞同自己决定,而且李振中已经来到边关,自己代替主帅的任务也算完成,便不能再号令他们了。无法压制手下是军前的大忌,但压制他们,让他们随自己出城追击也不是自己的本意。毕竟一切都是自己推测,作不得准,所以望北城还是需要人来守卫。

 “裴将军,要不我们先派出一路人马查看?”赵将军看其它几人不同意,觉得他们说得也有道理。

 “不,我的意思是你们留在这里,我带着手下去追击。”裴陵看着那几个人,似笑非笑地问:“上次拜托你们守卫营盘,结果遇到胡人来袭,丢了。此次拜托你们守卫望北城,这里有粮草有城墙,应该不会丢了吧?”

 “你…”几个将军听着裴陵把话挑得这么明白,脸上一下子就挂不住了。

 “裴将军,几位将军。”赵将军见此忙上前打圆场:“裴将军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胡人不可能无故退兵。而望北城也需要几位留守。鉴于兵力的问题,我觉得我也该带着手下跟从裴将军去追击,这望北城拜托几位了。那几个文官都在那边看着咱们,咱们过去把布置也跟他们说说。”说着,赵将军左拽右拉,把几个怒目相视的人拉到一起,去跟在远处战战兢兢看他们吵架的文官走去。

 裴陵被赵将军拉着,也知道自己固执了些,但也觉得这些年的沙场经历告诉自己,自己的预感是对的。决定战争胜利的因素有很多,天时地利人和,归总到一起,却还是个“运”字。没有谁能保证天会怎么变,也没有谁能保证敌人会怎么变,更没人保证自己和手下在种种情况下又怎么变化。打仗,除了精准的分析、冷静的头脑,还需要的就是运气。裴陵想起有次自己和刘时英去街上闲逛,结果碰到一个瞎眼的算命先生,自己好奇,拽着刘时英卜了一褂,结果那算命先生说自己和刘时英都是少有的强运,不过自己的运势虽强,波折却多。

 男儿生于天地间,波折又算得了什么?反观自己经历的多场战役,恐怕那算命先生的话是对的吧。裴陵不希望自己再犹豫,他把自己的观点跟那几个文官简单说明了下,便先下了城楼,吩咐裴勇、裴义传令下去让手下准备。那几个文官心里颇有微辞,口上却也不敢对裴陵的话有所反驳,加上另外几个将军也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态,众人便由着裴陵自己准备去了。

 于是,到了晚上,裴陵便点了自己手下所有的人马,加上赵将军和他的手下,数队人趁夜出城,沿着胡人退兵的路线追踪而去。

 “裴将军,咱们就这么追下去?是不是要加快些啊,要不然赶不上胡人的队伍。”赵将军跟着裴陵追出来,却发现裴陵带队前行不紧不慢,看不出焦急的模样。

 “虽说是追踪,但还是小心为上。”裴陵看了看在身边跟着的裴义道:“我已经派了裴勇带了一小队人马抄小路疾行,让他们赶上或超过胡人军队,打探一下胡人究竟为何退兵。”

 “既然如此,那为何我们不留守城中,等待他们的回禀。”赵将军想起另外几人的建议,便皱眉问道。

 “如果真的如我们猜想,是胡人后方有事,才催促前方退兵,那么我们留守城中,就赶不上作战的先机了,所以我决定带队出来,并派人打探,这样既不会贸然损失,又不会失去时机。”裴陵跟赵将军解释道,又拍了拍为正在为裴勇担心的裴义“裴勇机灵,估计不到天明,就会有回报了。”赵将军听了裴陵的解释,心里稍安,觉得这样处理不错。裴义也点点头,希望裴勇可以探查到裴陵迫切需要的结果。 m.HUpOxS.coM
上章 军奴左三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