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奴左三知 下章
第二章
  军中本无闲事,可自从大军上次被胡人趁夜偷营,朝廷就下令让大家后撤了数百里,重整待发,而关于此次败仗的处罚命令也被宣诏的大臣从京城一路快马送到了这里。因此,此时虽然普通兵士早已结束了晚饭,可中军大帐里依然传出了推杯换盏的声音。

 兵败的主帅正带着众将官宴请宣诏大臣,那大臣和主帅好,也便免去了繁冗的礼节,跟诸将官天南海北地聊着。

 帐门口守卫的兵士听到里面的声笑语不摇头,慨叹自己和兄弟们竟然有这样一个主帅,白白浴血奋战,根本就是平白送性命给敌人。

 “啪。”

 兵士们正想着,却见帐篷的帘子一挑,一个将军怒气冲冲地从里面快步走出,他模样俊秀,眉宇间却带着威严。

 “裴将军。”兵士慌忙施礼。他们深知,这大军中虽然主帅不济,但几个勇猛的将军却是厉害的。

 裴陵没有理会兵士,他大步走到马桩前,接下缰绳,跨上自己的枣红马就冲了出去。

 “裴陵!”另一个将军刘时英也从帐篷里出来,他跟兵士回了礼,便也跨上自己的马,追着裴陵而去。

 军中本来是不允许无故纵马狂奔,但裴陵根本不管这些,一来他无数战功在身,二来他爹爹是辅国公,多少有些娇纵的脾气,此时生气,肆意的个性便又冲出了膛,只求发,根本顾不得想这是否合规矩。

 兵士们在旁看了,因为景仰他英勇,加上也了解他个性,便都纷纷给他让路。他们看裴陵的态度,便猜是有什么气到了这位将军。

 “裴陵!”

 刘时英在后面纵马追赶,他平素在官兵中的声望很好,为人也谦和有礼,没人会想到他也会跟裴陵一样纵马狂奔。大家看到他这样,心中的疑惑更甚,想是要发生什么大事。

 裴陵一路放马,最后竟然跳过了大军营盘围的栅栏,到了不远处一个山坡上。他拉住缰绳,把马鞭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道:“什么东西!”

 “裴陵,你跑得太快,我都追不上了。”刘时英也跟了过来,跳下马,替裴陵拾起地上的马鞭。他和裴陵是大军中有名的“玉面”将军,若说裴陵因为出身武将世家还显得英武些,他则是完全像个文人,不熟悉的人看了,绝不会想到他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武将。

 “时英,肯定是他做的手脚。什么东西!后我找个机会让我爹参了他。”裴陵看刘时英态度平和就越发生气。前些日子大军遭偷营,本来就是主帅率领不利。当夜混乱中,只有他和刘时英两人清醒,带着各自的兵马把敌人杀退,算是尽了本职。

 后来事情传到朝廷上,有不少大臣参奏主帅,可那主帅势力太大,找了许多位高权重的上折保他,还将责任都推给了手下几位将军。结果朝廷下旨,主帅只是罚奉,而几位将军则各自降职,调往别路军供职,刘时英也是其中之一。他本来和刘时英情同手足,听了这结果就替刘时英抱不平。

 “翁失马焉知非福?”刘时英把裴陵按在草地上坐下,自己也坐到他旁边,往嘴里叼了草道:“与其在昏庸的主帅帐下当将军,不如到英明的将军手下当兵士。裴陵,好在你还没被降职。”

 “他敢!”裴陵冷笑“虽然我爹爹闲赋在家,可好歹也是先朝的武将,还挂着辅国公的头衔。他自然不会对我怎么样,我平里对他虽然不甚恭敬,他不也忍了,表面对我也还不错…哼,玩权谋的匹夫。”裴陵数落了主帅几句,越发不住心中的火,伸手揪起面前的草,绕在手指上恨恨扯断。

 “算了,我们也不是为了他打仗,而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刘时英拍拍裴陵的肩“你好好干,我听说这次虽然朝廷没有怪罪主帅,可还是有人请求把他调走,依我看倒是有这种可能,所以你要收敛自己个性中那些张狂,免得真来个新任主帅,把你军法从事了。”

 “那样也好,我索辞官不做,回家读书去。”裴陵听了刘时英的话呵呵一乐,丢下手里被扯得七零八碎的草叶道:“你也知道,我最讨厌杀人。胡人汉人,哪个不是人。只要边关和平,我就上折子要个文官做做,替百姓审案,岂不是比这好得多?”

 “此言差矣,文职虽然是为民请命,但我们马革裹尸也是为民,谈不上高低。”刘时英听了裴陵那话就笑着摇头。他出身寒微,和裴陵略带些娇纵的性格不同,骨子里就多了些稳重,所以虽然和裴陵好,但面对裴陵这种厌战的情绪却是不会附和的。

 “你就是武官的命。”裴陵咧嘴笑了,他想起当年见到刘时英,见刘时英长得文弱便不以为意,谁想到军中比武时竟然和自己武艺相当,佩服下便当刘时英同自己兄弟一般,有时候替刘时英的前途考虑甚至多于自己的。

 刘时英看裴陵心情好转,便也跟他回忆起两人相识后发生的一些趣事,扯东扯西的,就把话题从自己要离去上带开,冲淡了刚才浓浓的离愁。

 裴陵和刘时英说了很久的话,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便起身牵马,和刘时英回大营。两人一路说笑往山坡下走着,结果裴陵问了一个让刘时英很惊讶的问题。

 “时英,那是什么地方,怎么那么多兵士?”裴陵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帐篷,他平只在自己管束的地方走动,不曾来这偏远一些的营地。

 “你不知道?你没见过也总能听说过,也能猜到啊。”刘时英无法掩饰自己的吃惊,捂住嘴笑道:“这里是营的住所啊。你看那帐篷前人少的,那里的营多半就跟高级的将官有来往,所以普通兵士不敢碰。怎么,你来边关这么久,还没到这里来过?”

 “我那些红颜知己都是京城的名,这些人怎么合我的脾胃。”裴陵皱眉“既然是营,招待的就应该是所有的官兵,可为什么下级兵士那么少呢?”他仔细看了看,发现帐篷前排队的多是些有了年龄的老兵和带军衔的。

 “下级兵士和新兵都是受人排挤的,所以很少来这里。当然,来了也排不上,所以他们一般不找营,而是找军奴。那些军奴地位比军马还不如,所以下级兵士们就拿他们。有甚者,连同伴也敢挑逗。”刘时英叹气。军奴有男有女,可毕竟女的少,所以男子也常被人拖去做那种事,尤其是其中有面容清秀的,为了好待遇和食物,更是跟那些下级兵士打的火热,有几次还惹出了下级兵士为他们争风吃醋的祸端,他手下也有几个兵士卷了进去,都被他严惩了。

 “军中陋习太多…时英,这点也是我讨厌这里的原因之一。”裴陵想了想,转头取笑刘时英道:“时英,好在你是个将军,如果是个兵士,估计要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吃了。瞧你长得这样子,弱不风,跟个书生似的。要不干脆跟皇上请职,回家诗作对去吧。”

 “裴陵你也不照照镜子,我听下面的兵士说连西路军都知道咱们这里有个貌比潘安的玉面虎将裴陵裴大人,估计仰慕你的人不少呢。”刘时英笑着躲过了裴陵顺手来的马鞭,收了玩笑的口吻,正道:“我想过明令止这种行为,可任何事情都事出有因,这种情况所有将帅都知道,但都默许,所以一时半会是无法改变的…不过,这样也导致了军纪的败落,后有机会,我会从我的手下开始整顿。”

 裴陵听了这话便笑刘时英志向远大,不如一辈子待在边疆好了,刘时英也不反驳,只是微笑。两人的马迈着悠闲的小步,进了营门,穿过了军奴们干活的地方。

 军奴们正分成几堆忙碌着,女的洗衣,男的擦兵器。那些衣服洗完还要补,而兵器则要按照规定擦得见亮,否则就要吃鞭子。军奴们不敢怠慢,小心干着,可视线却不由自主被路过的两位将军吸引去了。

 裴陵骑的是枣红马,刘时英骑的是白马,两人虽然容貌清秀但都英气发,个头也不低。尤其是裴陵,可能因为个性的缘故,两条眉毛都微微挑着,不说话,就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威严。他和刘时英低声聊着,不时还发出沉沉的笑,偶尔还拍拍刘时英的肩膀,刘时英则频频点头,好像在答应了什么。

 “那是刘将军和裴将军吧?看着就像是大将军,长得真好啊。马也壮实,人也俊秀。”有大胆的军奴低嗓音跟旁边的同伴说道。

 “废话,谁不知道他们是咱们军中最有名的两员虎将。别看刘将军长得跟教书先生一样,可本事大着了。我听说他上次一个人冲进了敌军,从几千人中抢救出自己的手下。”另一个军奴用景仰的目光看了看刘时英,又低下头去。

 众军奴窃窃私语着,等裴陵和刘时英走过去了,那议论的声音才大了起来,围绕着裴陵和刘时英哪个更厉害一些开始了新的话题。

 “对了,说到人高马大,左三知倒也像是那么回事。”一个军奴拽过在一旁努力擦盾牌的左三知问道:“左三知,你说你这么高,人也壮实,怎么就呆愣愣的?你要是当兵估计也只能是替人挡箭了。”

 左三知但笑不语,他从来不参与这种无谓的讨论,因为在这里说得多么天花坠也好,大家都不过还是军奴。要想当兵士谋个出身,最起码也得离这奴隶的身份。

 众人正笑左三知空有一副好身躯的时候,来了几个下级的兵士。那几个兵士眼睛在一干军奴身上转了几圈,便拽了好看些的女子和男子进了旁边的帐篷。也有个兵士盯上了左三知,可他让左三知站起来一看,发现左三知比自己还高大健壮,不由了气,抓起旁边瘦弱些的便走了,临走前还狠狠踢了左三知几脚,让左三知在他和那个瘦弱军奴出来前把那人的活也干出来。

 左三知点头,拿过那人要擦的兵器放在自己脚下。而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帐篷里带着些许哭叫的息呻。左三知的手停顿了,他放下兵器,看着裴陵和刘时英走过的地方,觉得心底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枣红马,红缨,边关最有名望的虎将…那个神武的男子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他年纪不大,可能和自己差不多,甚至小上些,但却已经是众人口中神仙一样的人物了。而自己呢?左三知转头,他看着帐篷,心说自己迟早也会变成兵士们的对象吧。比牛马还不如,随意任人驱使、打骂,像是草芥一样被人践踏在脚下。

 同样是男儿,却有如此大的差别。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扬鞭纵马驰骋疆场,一个低三下四苟且偷生。左三知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奴隶烙印,伸手在上面狠狠拍了一下。他重新擦起了盾牌,可心情却难平静下来。他眺望地平线,看广阔平静草原上那只留一点的红,发现那红余威中,却也带了些孤单。 M.hUPoXs.coM
上章 军奴左三知 下章